纸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纸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杀人狂遭遇小姐[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00:40 阅读: 来源:纸罐厂家

红衣小姐:先生一个人呀?

三十多岁的路人:是的。

红衣小姐:一个人多寂寞呀,我陪陪你吧!

路人打量了她一眼,微笑不语。

红衣小姐媚笑着。

路人扭头小心翼翼地观察了四周。

红衣小姐伸手捂住嘴笑了一笑,柔声道:放心,哪那么巧碰到熟人呀?

路人不放心:不好说。 www.guihun.net

红衣小姐伸手一把握住路人的手,笑:哪有那么多的担心呀,走吧!

路人象征性地推脱了一下,便由小姐挽着胳膊而去。

夜很静,只有小姐高跟鞋敲击路面的咚咚声。

夜很黑,只有昏黄的路灯,和路灯照射下,一对拉长的身影。

这里是距市中心不远的光明路,这是条很普通的马路,普通到已经有点残破和萧索,但这种残破和萧索却掩盖着不安定的因子。

一到夜晚,这条路上的法国梧桐下,就会出现三三两两花枝招展打扮妖治的女子。

人活着就是为了吃饭,吃饭的方式有很多种,有人靠头脑吃饭,有人靠双手吃饭,这些女子却靠身体吃饭。

她们白天酣睡,晚上便浓妆艳抹地出现在光明路上,为的是拉几个客人,用肉体换取糊口的钱。

嫩香旅社。

这种小旅社在这个城市里随处可见,方便了那些没钱住星级饭店的人。

也方便了那些肉欲和钱交换的人们。

红衣小姐和路人就住进了这里。

房间虽然简陋却也干净,雪白的床单雪白的被子雪白的枕头,在拐角处居然还有一张沙发。

路人一关上门,就迫不及待地把红衣小姐按倒在雪白的床上,三下五除二脱去衣衫,两具luo体就滚在了一起。

中途,路人大汗淋漓地问身下小姐的名字,红衣小姐含笑答道:叫我丽丽吧。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很普通的一个艺名。

路人自我介绍道:我叫年少游。

丽丽柔声道:原来是年老板。

年少游道:我们玩个游戏吧,怎么样?

丽丽道:好玩么?

年少游道:不错,至少我很喜欢。希望你也一样。

丽丽微笑:好吧。

年少游从衣袋中取出准备好的绳子,然后把丽丽的双手双脚捆在床栏上。

丽丽默默地注视着年少游,心中大奇,直到看到年少游要用胶带封住她的嘴巴时,丽丽才感到有点害怕。

年老板,就这样吧好么?丽丽眼中满是恳求。

年少游轻轻一笑,很是神秘:要玩就要过瘾嘛!把嘴闭紧。

丽丽虽不情愿,这个时候却也只有屈从。

胶带一圈一圈牢牢地封住了丽丽的嘴巴。

嘴巴流利,爱说话的丽丽此时也只能闭口不语了。她用鼻子深呼吸了几下,平定砰砰乱跳的心。

年少游趴在丽丽的身上,发泄着自己的欲望。

床儿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

光明路,法国梧桐下。

丽丽的好姐妹珍珍等了两个多小时也不见一个需要她的男人。

今晚真背!珍珍心中暗自靠了一下从她旁边走过的一个男人。

眼见路上的行人渐渐消失,周围的同行姐妹也一个个地失望而去,珍珍也只有打道回府了。

回到和丽丽租住的小屋,珍珍关了手机,洗了澡。一头就倒在了床上。

忽然她在枕头下发现了一本书,便拿了出来。

这是一本发黄了的旧书,没有封皮。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珍珍翻看着。 www.guihun.net

一本黄色小说!

珍珍津津有味地读着,随着情节的发展,她感到自己的乳头已渐渐发硬,下身也慢慢潮湿。

书不是很厚,珍珍一口气读完它却有一种窒息感。

不是因为情节太过刺激,而是因为书的结局太过血腥。

珍珍坐起来倒了杯冰水,一口气喝了下去,稳定了一下情绪。

七月的天气很热,珍珍却一阵阵地打着寒战。

大概是因为那杯冰水!珍珍暗自想着。

晚风从窗户吹进来,却也有点凉爽。

珍珍理了理被吹乱的长发,仿佛闻到一股怪味,像是鲜血的腥味。

隔壁的屠户总是这样,把杀猪的血乱倒!珍珍抢上前去,嘭的一声关了窗户,拿起空气清新剂喷了几下。

在散发着清香的空气中,珍珍又倒在床上,把那本看完的黄色小说扔在桌上,抓起薄被搭在肚子上。

她感到越来越冷。

这种冷不是那种外在的寒冷,而是一种从内而出的寒意,她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冻僵了,而她的额头却一滴一滴地滚着汗珠。

那杯冰水有问题!珍珍首先想到:可以前天天喝也没有什么问题呀……空气中的清香味已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强烈的血腥味。

却也不像杀猪流下的猪血所散发出的腥味。

血腥味越来越来浓。

珍珍感到自己像是被泡在一盆粘稠的鲜血中不能呼吸,令人作呕。

她已在呕吐。吐出的不是晚上吃的饭菜,而是浓稠的黑血。

她坐在床边大睁双眼,盯着地上的黑血,忽然产生出一种绝望感:这,这,这一切怎么跟刚才看的小说情节这么的相似?身上发冷,口吐黑血还有这种腥味……珍珍不敢再想了,她的内心已在发抖,四肢也在颤抖,额上的汗珠像落雨般滴下,双眼呆滞地望着前方的白墙。

忽然她像想起什么似的,猛地站了起来,一把抓起桌上的镜子,死死地盯着里面的自己,然后惨叫一声跌倒在地上,镜子也啪的一声摔碎了。

天呀,这是怎么了?!!!!

珍珍颤抖着。

这时,桌上的手机震动了几下,接着感应器传出清脆的女声:你有短消息了,你有短消息了……珍珍清晰地记得手机她是关了的……她颤抖着双手,恐惧万分地拿起手机,按下接受键……床儿发出的响声越来越大节奏也越来越快。

年少游和丽丽都因高chao快到而兴奋地喘息着呻吟着。

年少游感到下身像是火山般的快要爆发了一般,他快速地抽动着。

突然火山喷涌而出,年少游魂飞天外,习惯地从床边的衣服里掏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尖刀,猛地刺下身下的丽丽。

丽丽怎么也想不到在这个时候会遭此一击,她感到一阵剧痛,就看到自己嫩嫩的胸口上插着一把尖刀和握着尖刀像疯子一样的年少游。

年少游高chao未尽,狠命地抽送着,狠命地拔出尖刀,再次扎向身下的丽丽。

一下,两下,三下……丽丽圆睁着双眼,鲜血从鼻子中冒出,她痛苦地唔了一声,身体痉挛了几下,就次不动。

雪白的床,鲜红的血。 www.guihun.net

年少游爬起来,穿上衣裤,清理了现场,越窗而逃……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